網站首頁

學會介紹

學會動態

社保資訊

學術園地

法與政策

會員專區

媒體報道

聯系我們

新聞中心

專家訪談

首頁 >新聞中心> 專家訪談

專訪何文炯:個人養老金稅收優惠應統籌考慮三層次養老金
信息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時間:2022-06-18 23:11:17 瀏覽量:41
  近日,人社部、銀保監會等多部門聯合發布《〈關于推動個人養老金發展的意見〉宣傳提綱》,要求相關部門、地區結合本地實際,認真做好宣傳解讀工作,增強社會各界和廣大人民群眾對個人養老金政策的知曉度,引導群眾積極參與。
  《關于推動個人養老金發展的意見》下發近兩月,相關實施細則有望陸續發布,個人養老金制度也會隨之落地執行。

  “個人養老金是第三層次養老金眾多個人養老金產品中的一個特殊項目,或者說是一款特殊的養老金融產品,國務院辦公廳出臺這一政策,意味著中央高度重視養老金問題,這是推動多層次養老金體系建設的實質性行動。”近日,浙江大學教授、中國社會保障學會副會長兼養老金分會會長何文炯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

  在何文炯看來,個人養老金政策實行之后,將產生多方面積極效應:一是增強全社會的養老儲備意識并大幅度增加養老領域的財富準備;二是使中高收入群體年老之后將會有更多的養老金,這個群體在參加基本養老保險并繳納養老保險費之后,還有余力參加這個項目;三是為金融市場提供一筆長期穩定的資金,從而促進金融市場的繁榮,并在一定程度上促進經濟發展。
  對于個人養老金制度最為重要的稅收政策安排,何文炯認為,其稅收優惠程度一定要把握好,如果國家對此項個人養老金給予較高的稅收優惠,則會導致全社會收入差距擴大,這與共同富裕的原則相悖。事實上,國家應當把有限的稅惠資源用于基本養老保險,所以對職業年金和個人養老金的稅收優惠水平應當顯著低于對基本養老保險的稅收優惠。
  “需要指出,個人養老金政策實行之后,許多人可能涉及三個項目(三層次養老金)的繳費和待遇享受問題,因而其稅收優惠政策應當統籌考慮,即三個項目作為一個整體來考慮,而且還要注意到繳費端和待遇領取端兩頭。”何文炯表示。
  實現多層次養老金體系目標任重道遠
  《21世紀》:我國第一層次、第二層次養老金目前整體發展情況如何,發揮了哪些作用,同時還存在哪些短板需要改進?
  何文炯:養老金是社會成員普遍關注的民生保障項目。一般地說,養老金體系由三部分構成,通常稱為三個層次:第一層次是基本養老金,由政府依靠國家強制力組織實施,以社會化的方式籌資,并由國家財政負責兜底。我國目前有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和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兩個項目,旨在確保社會成員年老之后的基本生活。
  第二層次是職業年金(含企業年金),由用人單位及其職工共同籌資,由用人單位或其委托的機構承擔管理和運行,旨在為工薪勞動者提供基本養老金之外的職業養老金。
  第三層次是個人養老金,由社會成員個人繳費,由相關金融機構承擔管理和運行,包括各類養老保險和以領取養老金為目標的各類儲蓄型金融產品,這是社會成員的自主自愿自費行為。
  就我國的現實而言,第一層次發展相對較快,雖然還存在諸多缺陷,但其惠及范圍一直在擴展。2021年底全國參加基本養老保險人數為102871萬人,其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人數為48074萬人,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參保人數54797萬人。前者參保職工34917萬人,離退休人員13157萬人;后者參保人數54797萬人,實際領取待遇人數16213萬。
  然而,作為第二層次的職業年金發展緩慢,公職人員基本上實現人人擁有職業年金。但在非公共部門,擁有職業年金的企業數和職工人數均不足9%。與此同時,作為第三層次的個人養老金擁有者更少,多年來一直沒有確切的統計數據,但從各方面的信息可以判斷參保者不多。
  由此可見,我國現行養老金體系存在以下缺陷:一是基本養老金待遇在群體之間差距過大,退休職工的基本養老金遠超老年農民基本養老金,老年農民的基本養老金難以保障其基本生活需要。二是由第二層次和第三層次構成的補充性養老金發展緩慢,有人稱之為“基本養老保險一險獨大”,這與30多年來政府一直提倡的多層次養老金體系目標差距甚大。
  個人養老金稅收優惠應統籌考慮
  《21世紀》:你如何理解《關于推動個人養老金發展的意見》中所說的“個人養老金”?此項政策實行后產生怎樣的效應?
  何文炯:前段時間國務院辦公廳文件中所說的“個人養老金”是第三層次養老金眾多個人養老金產品中的一個特殊項目,或者說是一款特殊的養老金融產品。
  其特殊性在于:一是由政府制定統一的規則;二是由政府部門建立統一的信息平臺;三是由政府提供一定的稅收優惠。國務院辦公廳出臺這一政策,意味著中央高度重視養老金問題,這是推動多層次養老金體系建設的實質性行動。
  我理解,這一政策實行之后,將產生以下積極的效應:一是增強全社會的養老儲備意識并大幅度增加養老領域的財富準備;二是使中高收入群體年老之后將會有更多的養老金,這個群體在參加基本養老保險并繳納養老保險費之后,還有余力參加這個項目;三是為金融市場提供一筆長期穩定的資金,從而促進金融市場的繁榮,并在一定程度上促進經濟發展。
  《21世紀》:國務院辦公廳文件中明確此項個人養老金享有稅收優惠,你對此有何建議?
  何文炯:國務院辦公廳文件明確此款“個人養老金”享受稅收優惠,同時規定“稅務部門依法對個人養老金實施稅收征管”。這說明稅務部門在其中擔當重要職責。
  這里需要注意的是,稅收優惠的程度一定要把握好。其一,如果國家對此項個人養老金給予較高的稅收優惠,則會導致全社會收入差距擴大,這與共同富裕的原則相悖。事實上,購買此類個人養老金的社會成員一般是中高收入階層,低收入者因無力購買、無法參與因而無法得到這種優惠。其二,對基本養老保險繳費實行稅收優惠是全世界的通行做法,國家應當把有限的稅惠資源用于基本養老保險,所以對職業年金和個人養老金的稅收優惠水平應當顯著低于對基本養老保險的稅收優惠。
  此外,需要指出,養老金體系三個層次的稅收優惠應當整體考慮。這款“個人養老金”政策實行之后,許多人可能涉及三個項目的繳費和待遇享受問題,因而其稅收優惠政策應當統籌考慮,即三個項目作為一個整體來考慮,而且還要注意到繳費端和待遇領取端兩頭。
  尤其需要指出的是,這三個層次中的第一層次即基本養老金是最重要的,涉及每一個社會成員并承擔保障其老年基本生活需要之職責。所以,稅收優惠政策首先需要保障基本養老保險兩項制度的有效落實。
  金融機構需培育個人養老金服務能力
  《21世紀》:個人養老金產品由金融管理部門確定,并由金融機構提供相應的服務,你對金融監管部門和金融機構的服務有怎樣的建議?
  何文炯:此款“個人養老金”是全新的一種產品,而且它會與其他金融產品發生各種各樣的聯系,參加這款“個人養老金”的社會成員對其個人權益比較敏感,對與此相關金融產品也很敏感,尤其是對需要個人承擔相應風險更為敏感,這就給金融監管部門帶來了更多新的問題,所以,金融監管部門需要高度重視這一款產品及其相關金融產品的監管問題,尋求有效的管理體制和工作機制。另一方面,此款“個人養老金”政策的實行,將會使資本市場上會有一筆長期穩定的資金,這將有益于金融市場的活躍,但也需要加強和改進金融監管。
  在我國,金融機構在提供個人養老金服務方面已經有100多年的經驗,包括保險機構提供的養老保險和銀行等機構提供的以養老為目的的儲蓄服務。但是,最近的這款“個人養老金”產品有許多特殊性,而且與此相關的諸多金融產品如何設計、如何經營,又會有許多新的問題。這對于金融機構來說,既是發展機會,也是一種挑戰,因此我們的金融機構需要培育與此相關的服務能力,重點是以下幾點:
  一是優化產品設計,增強社會成員對“個人養老金”及相關產品的理解度。作為一款特殊的“個人養老金”產品,并將有許多金融產品可能與之相關,因而可能會使相關產品變得復雜多樣,一般社會成員的理解難度就會增加,加上金融市場存在多種不確定性,社會成員理解的難度會進一步加大,尤其是許多參與者對這一項目的風險認識不足。從國內外的經驗看,金融產品越復雜,理解的難度就越大,尤其是像我們這樣現代金融知識普及度較低的國家。所以,要設計通俗易懂的金融產品,使普通百姓能夠理解、接受乃至喜歡。
  二是著力提高資金的投資回報率。這款“個人養老金”采用個人賬戶制,即完全積累制,因此投資回報率很重要。盡管有關規則中都明確寫著“風險自擔”,但參加者總是希望有比較理想的投資回報。所以,金融機構需要不斷提高投資運行能力,更好地滿足參加者的期望,從而增強產品的吸引力。
  三是充分重視管理服務工作。個人養老金制度的參與率可能很高,因而會涉及一個龐大的群體,但這是一項全新的工作,需要做好相應的管理和服務工作。
  《21世紀》:對于個人參與個人養老金和其他個人商業養老金,你有哪些建議?
  何文炯:每一個社會成員都有長壽風險,因而需要提前做好準備。無論從學理出發,還是國內外經驗,養老金是一種傳統而有效的機制。因此,每一個人首先要依法參加基本養老保險,以確保年老之后有一筆持續穩定的基本養老金收入,從而保障自己有購買基本生活資料的能力。

  在此基礎上,如果有工作單位,應當積極推動工作單位辦理職業年金,并參與職業年金,以求年老之后有第二筆養老金。無論有沒有工作單位,只要有購買能力,就積極參加此款“個人養老金”,畢竟這里有一定的稅收優惠。如果還有錢,則可以到保險公司或其他金融機構購買以養老為目的的金融產品。

中國社會保障學會 版權所有    京ICP備15040759號-1

呆哥小悠闺蜜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