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學會介紹

學會動態

社保資訊

學術園地

法與政策

會員專區

媒體報道

聯系我們

新聞中心

專家訪談

首頁 >新聞中心> 專家訪談

專訪鄭功成:走向共同富裕的關鍵是公正的社會分配制度
信息來源:中國青年報 時間:2022-03-10 16:25:51 瀏覽量:443

  按語:物阜民豐、安居樂業,千百年來人們對美好生活的想象正在變成現實。3月5日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正傳遞出新時代的強音:我國向著目標更高的共同富裕時代邁進的腳步更加堅定——“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依靠共同奮斗,扎實推進共同富裕,不斷實現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

  全國人大代表、中國社會保障學會會長、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鄭功成接受中青網記者專訪時評價稱,這句話的內涵在于,要讓發展的成果更多、更公平地惠及全體人民。

  這意味著,在走向共同富裕的道路上,既要繼續做大蛋糕,也要合理分配蛋糕,二者同樣重要。沒有豐厚的物質基礎,共同富裕會變成紙上談兵;而沒有合理的分配機制,幸福就只能是少數人的“專利”。“分好蛋糕才能繼續做大蛋糕。”鄭功成強調,建立起公正的分配制度至關重要。


  分好蛋糕關乎民生、公平以及經濟持續增長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歷史性地解決了絕對貧困問題,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了人類發展史上的巨大奇跡。如今,我國人均GDP超過1.2萬美元,跨入高收入國家的門檻。與此同時,我國建成了世界上最大規模的社會保障體系,讓14億人口通過社會保障制度分享到國家發展成果。鄭功成說,“從世界范圍來看,這稱得上是最卓越的貢獻。”

  然而我們面臨的問題和挑戰依然不少。我國基尼系數居高不下,低收入群體規模偏大,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仍然突出;同時,我國面臨經濟下行的壓力較大,繼續做大蛋糕的難度在加大。

  鄭功成分析說,這是一個簡單的道理,如果低收入人群規模過大而中高收入群體規模偏小,那么作為經濟發展第一大引擎的消費就失去動力,“不消費,經濟怎么保持繼續高速增長?”為此,他提出,應更重視財富分配格局合理化。“分好蛋糕不光關乎民生、關乎社會公正,更關乎國民經濟的持續增長,事實上構成了繼續做大蛋糕的重要條件”。

  有人認為,蛋糕做大了能夠自動解決公平的問題。對這樣的觀點,鄭功成并不贊同。改革開放40年我國迎來經濟的高速發展,但貧富差距并沒有減小。一些發達國家有這樣的經歷,即經濟高速增長,蛋糕做得越來越大,但是社會極不安定,就是因為財富分配不公正,收入差距擴大,由此導致的不僅僅是社會危機,也會帶來經濟危機。

  “‘分好蛋糕’已成當務之急。”鄭功成說,要讓城鄉之間、地區之間、不同群體之間收入差距偏大的問題持續不斷地得到實質性改善,讓全體人民共享發展的成果,再繼續做大蛋糕。

  實現共同富裕是一個漸進的歷史進程

  對于實現共同富裕,鄭功成認為,首先要把握一種比較理性的時空觀。“有些人急于求成,有的則認為遙遙無期。”鄭功成說,事實上中央對實現共同富裕有清晰的時間表、路線圖,“這是一個持續30年的歷史進程,是漸進的。”

  從時間維度看,實現共同富裕分為三步曲。“十四五”期間的目標就是要縮小居民收入差距和消費差距;到2035年,要實現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基尼系數應當降到0.35左右;到本世紀中葉,基本實現共同富裕,基尼系數在0.3左右,人們的收入基本平等了。

  鄭功成說,基尼系數是一個很重要的指標。從空間維度來看,浙江是先行示范區,因其具備更好條件,城鄉、區域、不同階層之間的差距都是全國最小的,而財富規模又是全國領先的。因此浙江在2035年要基本實現共同富裕,比全國早15年。

  “在扎實推進共同富裕的歷史進程中,還有一些全國性的規定動作”。鄭功成指出,去年國家頒布了加強老齡工作和養老托育等一系列政策性文件,今年實施基本養老保險全國統籌,這次政府工作報告又明確提出推進基本醫療保障省級統籌,以及黨的十八大以來有序銜接的“反貧困”“鄉村振興”等,都是走向共同富裕的實質性行動,這些都是全國一盤棋推進的,各地應當貫徹落實中央的統一部署。

  然而共同富裕不會是同步富裕,也不可能做到全國同步,各個地區可以根據自身發展來設定目標。鄭功成認為各地推進共同富裕時需要盡力而為、量力而行。像長三角、珠三角區域等發達地區應該先行。這些地區有的地方早已經達到了人均GDP2萬多美金,其基本公共服務包括養老服務、托育服務、醫療服務等也要先行改革,“不能等到全國人均GDP都達到2萬多美金才去干。”因此,人均GDP也是一個衡量共同富裕的重要指標。

  三次分配統籌發力 讓財富分配更趨合理

  “共同富裕實際上就是共享發展。共享發展的理念是共同富裕的理論基礎,而共同富裕是共享發展的實踐結果和最高境界。”鄭功成說。

  “初次分配、再分配和第三次分配要作為一個整體來看待并加以精確分析。”鄭功成認為,如果初次分配沒有做好,那么再次分配解決收入差距的難度就會加大,三次分配更是解決不好,“需要同時發力。”

  首先初次分配不應該完全是市場化的,強調效率的同時也要守住底線。資本要有序健康發展。現在一個主要問題是勞動報酬偏低,因此要在提高勞動生產率的同時讓政府減點稅、資本讓點利,促使勞動報酬提高。在這方面,鄭功成建議用“中醫式”的辦法,強基固本、綜合調理。

  然而初次分配不能解決社會公平問題,必須通過有效的再分配才能縮小差距、促進公平。在稅收、社會保障、轉移支付三大再分配機制中,社會保障居于核心地位,“是人民共享發展成果的基本制度安排。”

  在福利國家,財政的50%以上都用于社保,而我國過去更多的是把錢花在基礎設施、公共設施建設,建高速公路和學校、衛生設施等,“上億人口的脫貧攻堅,大都是來自稅收的錢。”鄭功成建議,未來更多的稅收要通過社會保障發到老百姓手上,這樣社會的公平度會越來越高,“再分配可以加快一點的,可以采取‘西醫式’,動點大手術。”

  第三次分配的社會價值遠遠高于經濟價值。以美國為例,美國的慈善事業在全世界公認是最發達的,但整個捐獻數量也只占GDP總量的2%-3%,“對財富分配格局影響微乎其微,但價值能引領人心向善。”

  他建議把三次分配統籌起來,各自找到最恰當的方式,使得整個社會財富分配趨向合理。

  “共同富裕不能急于求成,也不是殺富濟貧,原則是共建共享、人人盡責、人人盡力、人人參與,同時還要盡力而為、量力而行。”鄭功成注意到,有的人只講共享,卻不講共建。以醫保為例,很多人不愿意盡繳費義務但要求多報銷,而事實上,醫保的意義不在于具體能報銷多少錢,而是人們一旦生病時沒有后顧之憂,最好一生繳費并不使用,這就是共建共享的含義。

  “實現共同富裕比脫貧攻堅的任務更加艱難。”鄭功成說,眼下目標已經明確,要做的就是找到合理的路徑,堅定不移地往前走。

中國社會保障學會 版權所有    京ICP備15040759號-1

呆哥小悠闺蜜播放